【你离开,千里之外】 等你离开千里之外

我送你离开,千里之外,你无声黑白寒假趣事万万千,唯有一憾是离别。

  吴××,中年男子,温建集团采购部经理,天才奇男子吴洋洋之父。这是父亲在我脑海中仅剩的档案了。没想到一年[增]��的别离,竟让那么多欢乐的记忆从我脑中淡忘。时间果真是冷血的杀手,扼制团聚的光阴,还抹去残余的美丽回忆,时间还是水,渐渐冲淡人生的茶。

  爸爸他趁着春节才回家十几天,如今却又要走了。造化如此弄人,生命如此无义。可能人就是这般矛盾,在一起时总不爱珍惜,别离时才后悔莫及。

  车站外,爸爸拍着我的肩,一如既往地说:在家里要乖,听妈妈的话。但这次外加了一句:长大了,要保护妈妈和妹妹。我走了,你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了。吓!这句话立马叫我从血肉小子进化为钢铁男人。

  候车厅里,爸爸问:口渴吗?我去买几个橘子,你在这等着,帮忙看一下行李。话毕,向人群中走去。天啊!这不是朱自清《背影》中的那一幕吗?虽然爸爸没有身穿黑布大马褂,也没有深青布棉袍,更没有过月台的情景,但那背影却与朱自清笔下的背影有几分相似。

  开往目的地的车前,爸爸给了我最后一个拥抱,便上了车。嗨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伴着汽车发动的声响,千里之堤崩决,泪的洪流刹那间淹没种植幸福的农田,心也被车轮碾出几条印迹。失望的虚墟正在重建、悲伤的细胞正在重组,抑郁的灵魂正在重生。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。再想想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心里忽然豁达了许多。

  车后的我两眼辛酸泪往心里泪,口里呢喃着:孤车远影碧空尽,唯见桐江天际流。

  爸爸,请寄愁心与明月,我定会收到。我送你离开,千里之外,你无声黑白爸爸明年你回来时,我又会长高的!

吴洋洋